2012年8月22日曲棍球

约翰·沃德曼:让冰雪中心为自己付出代价

Wardman约翰•Wardman溜冰场经理

自1998年开业以来,霍华德·g·穆雷冰雕中心(Howard G. Mullet Ice Center)的经理约翰·沃德曼(John Wardman)一直担任该中心的工作,先是担任副经理,2009年出任该中心的最高职位。

沃德曼不仅是一个“亲力亲为”的家伙,负责维护冰场设施,包括冰场表面,他还必须和箭头高中的项目和活动主管、男生曲棍球队主教练迈克·瓦特一起,首先确保冰场能够承担其费用。

虽然这个溜冰场位于学校校园内,是体育项目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但它没有获得公共资金来支付运营成本。

“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填满冰封期,并确保我们每年都有盈余,因为我们没有收到税款,”沃德曼说。“所以,无论是确保设备得到妥善维护,还是不花不必要的钱,还是只是填冰以确保我们不赔不赚,还是赚到一点钱,责任都在我们身上。”

“填冰”或为每个想要使用溜冰场的人安排冰期本身就是一项工作,但沃德曼的优先次序很明确。因为我们是高中设施,高中项目有优先权。我会为男生和女生安排所有的校队比赛,然后填空。”

这些“空白”包括公共滑冰活动(每天放学后下午3点到4点30分,除非校队有练习,周六和周日下午1点到3点),其他竞技场运营的项目,如“学会滑冰”或“学会打曲棍球”,青年曲棍球,男子联盟等。

所有这些活动都是有偿的,包括冰球队的训练。“即使是冰球队的冰上时间也不是免费或廉价的,”瓦特说。他说冰上时间每小时可达250美元。

虽然溜冰场也有志愿者,并按活动形式向学生支付报酬,但瓦特和沃德曼是唯一的全职工作人员,还有一名兼职助理处理一些会计和其他文书工作。

沃德曼估计,在旺季,他每周在球场上的时间在50到70个小时之间。在休赛期,他尽量“保持每周40个小时的训练时间”。除了监督常规节目之外,他还出席了每一场校队比赛,“所以大楼里有一个管理人员。”这些日子可以从早上7点开始,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或10点。

沃德曼的另一个收入来源是磨一双5美元的冰鞋。他说,去年的收入在5000到6000美元之间。

尽管工作时间很长,还要承担无数的运营和财务责任,但沃德曼表示,他很幸运能成为箭头计划的一部分。

“我从1980年就开始打曲棍球了,我还走遍了整个州。我在这个州的很多溜冰场都很活跃,所以我看过很多溜冰场。毫无疑问,我们拥有全州最好的设施之一。”

他还喜欢自己积极参与溜冰场项目的运营,而不是只卖冰上时间,让其他人来运营项目。

“如果你更积极,你就能真正了解孩子,并能很容易地引导他们进入下一个项目,从长远来看,这对你的项目都有好处。”因此,如果这是一个在非常年轻的水平上的高质量项目,你将留住更多的运动员。”


留下一个回复